《刑與兇》第91章種子終章及《刑與兇》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仙小說網
八仙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仙小說網 > 推理小說 > 刑與兇  作者:意賅 書號:48846  時間:2019/9/29  字數:5393 
上一章   第91章 種子(終章)    下一章 ( 沒有了 )
  武警醫院,神經內科。

  袁友沖睜開眼,便看見了坐在邊的于辰,輕笑道:“怎么樣?計劃還算成功么?”

  “有點險。”于辰撇撇嘴,說道:“我差點沒撐住,幸虧咱的人還算比較給力,一網打盡了。呵呵,妄圖襲警,這幫人就算有通天的能耐,也別想撇清干系。”

  說著,他又瞪了袁友沖一眼:“倒是你!腦子啦?用這么危險的法子?要咱們同事晚來一步,或者我撐不住也昏了過去,咱們都得完。哪怕同事隨后趕到,他們搞不好也會拉著咱們墊背。”

  “死就死吧,宏大集團一暴,就隱藏不住了,咱們也算送上頭一個重要證據。”袁友沖撇撇嘴。

  “去你…”“關鍵是,你踏馬當我是神啊,能預料到他會搞麻醉氣體?”袁友沖打斷他,說:“之所以讓特警隊的同事,還有老雷他們秘密跟上,不過出于穩妥考慮罷了,我也是在他耗了半煙以后,才覺著不對勁的。”

  “剛開始,見他抽煙只入嘴不過喉,還以為他是雪茄養成的習慣。但再仔細看煙灰缸里的煙頭,就感覺有鬼了,再看他總是有意無意的對我煙…嘖,幸虧你沒有跟上來,站的位置有點遠,否則這波還真難說,搞不好真會翻船。”

  于辰聽了,忍不住苦笑一聲:“感情這就是拿咱倆生命去賭博么?”

  “不。”袁友沖搖頭:“如果真想賭一把,我肯定會提前商量。畢竟,哪怕你愿意,我也不能自作主張拿你的命和我綁在一起去賭。”

  “最開始,我確實只是想會一會徐宏江,只是,如果徐宏江真有問題,宏達集團真的是賊窩,那么此去或許有危險,這你也是清楚的,我們確實面臨著一定的風險。所以,才請了特警支隊的同事。”

  “只是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會下手,更沒想到,用的是這種辦法。幸虧,運氣站在了我們這邊。”

  于辰抿抿嘴,問道:“你說,萬一他得手了,會對我們怎樣?”

  “兩個選擇唄,”袁友沖說:“要么俘虜了我們,并嚴刑拷打,從我們口中獲得關于省廳行動細節的信息,以求發現破綻從而逃逸,之后會不會把我倆滅口就難說了。”

  “要么,就直接把我倆送回警局,同時讓律師以我倆違規辦案為由起訴我們…操作上或許還得費點心思,但在咱們昏的情況下,他們想搞點手腳還是容易得,然后以這種方式把我倆踢出局。”

  “嗯,我個人認為,后者的可能大些。”

  “噢?”于辰有些詫異,他還覺得前者的可能大呢,便問道:“何以見得?”

  “想俘虜我們,在咱們踏入宏達集團之后,就能立即動手,沒必要冒著風險把自己也給麻暈了。”袁友沖聳聳肩:“只不過,這樣一來,宏達集團也會徹底暴。”

  于辰皺眉:“可省廳已經全面收網,雙方可以說徹底撕破臉了…”

  “說明他們另有倚仗。”袁友沖打斷他,說道:“比如,宏達集團存在的意義,可能并不僅僅只是給該犯罪聯盟成員提供明面上的身份并拓寬人脈,或許,某種程度上,它已經徹底洗白。”

  “也可能,他們暗中扶持了已經完全洗白的公司、集團。比如,學通優教育信息有限公司。”

  “徹底洗白?”于辰本能的撇撇嘴:“怎么可能…”

  “未必不可能。”袁友沖長嘆口氣,說:“十四年時間,太長了。對于我們而言,足夠做好方方面面的準備,而對于他們來說,也足夠他們洗白一部分產業,并徹底與犯罪行為斬斷聯系。”

  “哪怕他們曾經犯下的事不可能摘掉,但時間可以毀滅掉足夠多的證據,已經洗白的產業,以及負責這些產業的人,乃至站在這些人背后的少數大佬,真不一定能動的了,畢竟現在講究證據完整。”

  “所以說,個別人有著在犯罪聯盟被徹底搗毀之后,依舊存活下去,甚至活得非常滋潤的希望…”

  “其他團伙成員的指證呢?”于辰追問道。

  “指證只是指證。”袁友沖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接著,又說:“再退一步,哪怕他們始終摘不干凈,那他們的后人呢?家屬呢?”

  “什么意思?”

  “如果他們的危機意識足夠強,”袁友沖解釋說:“那,他們就一定會培養起個別完全沒接觸過任何犯罪行動的后代,親屬,用已經洗白了的,或者通過合法渠道賺取的資源,去哺育他們。”

  “這樣一來,哪怕他們這代人被咱們一網打盡了,這些還‘干凈’的人,也可以合情合理合法的繼承已經洗白了的產業。哪怕可能受到打,也能保證他們過得比絕大多數人都要滋潤。”

  于辰了口氣,苦笑道:“聽你這么說,還真是…可怕!”

  “是啊,可怕。”袁友沖感慨道:“這幫家伙,將榨取到的鮮血,轉化為純白的**,培育自己的下一代,讓他們‘健健康康’的成長,并凌駕于被他們血的普羅大眾頭上…呵呵。”

  搖搖頭,將這些七八糟的想法給下后,他話鋒一轉,說:“我大概理清楚高焱、宋軒、徐博安這三樁命案的脈絡了。”

  “說說看。”于辰擺出副洗耳恭聽的姿態。

  “宏達集團哪怕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已經‘徹底’洗白,但他們實際上依舊是心虛的,如果時間沒能將證據徹底洗滌趕緊,依舊可能被我們搗毀。”

  “所以,他們需要一個,不,需要更多的,干干凈凈的公司,將之扶持起來,逐步架空,然后讓自己勢力中的那些‘干凈’的成員慢慢滲透進去,作為聯盟被搗毀時,他們的安身立命的資本。”

  “學通優,就是其中一個公司…不,它僅僅只是個被暴出來,吸引咱們注意力的公司。因為,他們投資、架空學通優,也就在近一兩年。”

  “省廳方面,雖然這幾天才開始全面收網,但近幾年發現的線索不少,該集團肯定也感受到了壓力,因此,他們需要提前布局,以便在面臨滅頂之災的時候,給家族及后代留下一線生機。”

  “學通優就扮演著這么一個角色。他們一方面,投資學通優掌握一定股權后,利用合法手段一步步蠶食其他創始人及股東手中的股權,提高自己在公司的話語權,另一方面,又干起老本行,通過某種手段,脅迫宋軒入伙。”

  “他們這么做,純粹就是為了今天埋伏筆。當省廳開始全面收網,或者察覺到省廳準備發動全面攻勢的時候,便立刻將學通優公司扔出來,吸引我們的注意力。”

  “當我們目光被該公司,以及圍繞著該公司及宏達集團間的關系展開調查的時候,他們也在立馬將尚未來得及轉移到其他‘干凈’產業的‘干凈’成員拋過去,平安的度過這段時間的動期。”

  “實際上,咱們并非沒辦法截斷這一過程只要發現端倪后,以配合調查為由牽制住他們,等犯罪集團倒了,他們失去了背后的靠山,這些被以合法手段架空的公司執行董事,肯定會采取行動,將股權奪回。”

  “雖說他們未必有這個能耐,但畢竟存在這個風險,以該集團縝密的心思來說,肯定會想辦法規避。而實際上,咱們的機會也只有一次,就是省廳展開行動初期。”

  “因為要搗毀這么大一個犯罪集團,各方面的工作太過繁瑣,一旦行動進入到中后期,哪怕咱們明知道他們的行動,恐怕也無暇他顧,畢竟這些人都是‘干凈’的,甚至集團還會對他們封鎖消息,不讓他們了解到任何陰暗的內幕。”

  “如果他們能在這個關鍵時候,牽制住我們在行動初期空閑出來的為數不多的精力和機動力量,就能爭取到非常寶貴的時間。”

  “因為,哪怕掌握了核心證據,等這個犯罪聯盟徹底傾塌,收尾工作全部完成,至少得幾個月的功夫。等能騰出手來的時候,這些‘干凈’的人,或者干脆說種子,恐怕已經將那些公司牢牢掌握在手里了。”

  “這時候,哪怕咱們騰出手來,恐怕對他們也無可奈何這些種子是干凈的,他們掌握的公司也是干凈的…”

  “不得不說,他們的計劃真的很成功。這點,從咱們目前‘認定’宏達集團是個產業單一的商業集團,且僅僅只‘投資’了學通優一家公司,就能證明了。”

  于辰深口氣,問道:“那高焱呢?”

  “他可能只是個遭受了無妄之災的可憐人罷了。”袁友沖長嘆口氣:“要吸引我們的注意力,需要該公司發生重要變動,而高焱,就被他們當做了這個導火索。”

  “在完全懵懂不知情的情況下,他被該集團利用了,誤以為宋軒,或者說公司投資方宏達集團接下來要針對的對付他,從而導致他和宋軒產生矛盾,又在錯的情況下,懷疑上了蔡。”

  “最終,高焱被殺,爾后,宋軒在被脅迫的情況下跳樓,足以讓這樁案子變得疑竇重重,吸引我們的注意力。而這樁案子難破的根本原因,也就在于‘兇手’的動機并不尋常,調查起來自然得大費周章。”

  “當然,也可能高焱同樣早已被該集團納,最終,在犯罪集團的威之下,不得不和宋軒配合演雙簧。”

  “這種可能也確實存在,那么,他仿真人頭的動機也就明確了,不為別的,只為讓案子更加復雜,更加撲朔離在破案過程中,無效線索就是干擾項,干擾項越多,破案難度自然越大。”

  “又因為是明面上的投資,因此宏達集團并不需要動用太多隱藏地下力量,只需要出動徐博安就夠了。”

  “所以,高焱、宋軒先后死亡,徐博安焚毀證據后也間接‘自殺’,就能斬斷大部分的線索,更長久的牽制咱們的注意力。同時,為免咱們過早偵破這一案件,他們襲殺小周和老成,嚴重影響兩個重要科室的效率…”

  “甚至,不止咱們新安,東山,或許也是類似的情況。甚至,他們在許多城市都運行著這一模板,將‘雞蛋’分散,從而最大程度的降低風險只要他們能猜到,省廳最終可能會采用圍三闕一的打法。”

  “而這其實不難猜,省廳也并沒刻意隱瞞,因為對省廳而言,這就是謀,犯罪集團猜沒猜到,無關緊要。只是上邊的領導,恐怕也沒想到,計劃確實很成功,犯罪集團難逃法網,但他們卻用這種方法留下了種子。”

  “我剛研究了東山的案卷。”于辰沉默片刻后,輕聲說:“確實,那邊也發生了一樁命案,但布局上比我們這邊簡單很多,而且與公司無關,只是一樁看似尋常實則疑竇重重的密室殺人、滅門案…”

  “都一樣,能吸引我們注意力就足以。”袁友沖擺擺手:“何況,宏達集團應該還是特殊的,新安,或許是他們的大本營,至少也是他們種子計劃的重心之一,因為這兒經濟非常發達,所以自然值得他們多費心思。”

  于辰想了想,又問:“那‘遭賊’的事呢?”

  “兩種可能。”袁友沖想了想,說:“要么,是犯罪集團故布疑陣。要么…省廳領導認識到這樁案子有問題,有陰謀,想引蛇出,故意放出我們已經掌握了這樁案子的關鍵線索,以我們的能力最多一兩天就能破案。”

  “于是,犯罪集團真的慌了,擔心種子計劃出現變故,所以有了接下來的一系列瘋狂舉措。”

  “而省廳,從他們的大規模‘入室盜竊’行動中恐怕也只能認識到,這樁案子果然問題不小,所以給了我倆個三防機,實際上,就是拔高我們在整個行動中的地位,希望咱們發揮出更大的作用,盡早把案子破了。”

  “可惜的是,犯罪集團的行動比他們預想的還要瘋狂,來的還要快,他們來不及做出后續計劃,小周和老成,以及東山那邊的痕檢、法醫的同事在短時間內先后遇襲…”

  “甚至,許局對我們‘掏心窩’,對我們放權,也可能是省廳領導授意,他只不過抓住了老成遇害的契機…”

  見于辰眉頭越擰越重,袁友沖終于頓住,改口說:“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咱們多人遭遇入室‘盜竊’,并非是該集團故布疑陣,而是省廳領導的算計。”

  “好了,事到如今,真相到底如何,已經沒有意義了。”他坐起身,拍了拍于辰肩膀,問道:“我昏了多久?”

  “將近三個鐘。我入的麻醉氣體少,就躺了一小時。”于辰不想再去細思那些陰謀,順著他的話回答,隨后又說:“徐宏江應該也要醒了。”

  “一起審審?”

  于辰猶豫了片刻,搖頭說:“不了,我去陪陪小周吧。”

  “那我也不審了,交給許局去頭疼吧。”袁友沖輕笑道:“反正,連應該在該犯罪聯盟中占據相當地位的宏大集團都垮了,將他們徹底連拔起已再無難關,至少新安方面是這樣的。”

  “接下來的行動,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干脆休息休息。”

  “以后的任務還重。”于辰別過頭,看著窗外:“這次行動,就像一場暴雨,把新安洗刷的干干凈凈。”

  “但犯罪是制止不完的,騰出來的優質土壤,一定會資深新的罪犯。何況他們留下的種子,未必不會步上‘先輩’的步伐。好在,他們有種子,我們也有源源不斷的鮮血。”

  “干就是了,哪那么多廢話。”袁友沖伸了個懶:“就像韭菜,割完一茬長一茬,長了一茬我割一茬。”

  …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刑與兇   下一章 ( 沒有了 )
迷局贖罪回憶錄系列(四簽名失去的世界巴斯克維爾的恐怖谷最后致意血字的研究歸來記(福爾新探案(福爾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意賅最新創作的免費推理小說《刑與兇》第91章 種子-終章及刑與兇最新章節第91章 種子-終章在線閱讀,《刑與兇(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刑與兇的免費推理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www.foocix.live)
5分赛车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