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妃難為》第162章熊孩子大結局及《寵妃難為》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仙小說網
八仙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仙小說網 > 架空小說 > 寵妃難為  作者:碧云天 書號:48159  時間:2019/3/24  字數:7468 
上一章   第162章 熊孩子(大結局)    下一章 ( 沒有了 )
  黃沙遍地,遠處太陽炙熱,空氣中有種說不來的灼熱感,在這一片沙漠里,一前一后兩個人騎著馬走著,忽然間那前面的馬匹突然間就倒地不起,口吐白沫。

  鄧啟全全身上下裹的只出一雙眼睛來,說道“這馬不行了。”

  齊瑾萱把臉貼在馬面上,眼眶微紅,這是一匹汗血寶馬,當初父親廢了十分的力氣才得到的,結果卻因為她入了宮而分別,只是這一次她放到玉門關,父親雖然和她斷絕了關系,卻是靜悄悄的把馬送了過來。

  按照人的年齡來說,這馬的年紀有些大了,可是依然擋不住他是一匹汗血寶馬的實力,齊瑾萱也曾經想過,等著它跑不動了,就放在身邊好好養著。

  可是誰能想到現如今卻要看著它這么死去。

  馬的眼睛就像是最漂亮的黑曜石,深邃溫柔,像是一片溫柔的湖水一般凝視著齊瑾萱,她摸著它,使勁兒的眨了眨眼睛才能克制住洶涌的淚水。

  “我知道你舍不得,但是不殺它…”鄧啟全忽然就住了嘴,這會兒齊瑾萱回頭看著他,目光像是一頭吃人的狼一般狠辣。

  “好吧,我不說了。”鄧啟全聳了聳肩膀,趕忙說道。

  鄧啟全覺得女人就是麻煩,矯情的產物,現在兩個人到了什么地步了?竟然還在這里為一匹馬而傷心難過。

  兩個人追著塔塔族的首領一直到這沙漠中來,眼看就要有所收獲,誰能想到一轉眼那人卻是不見了蹤影,現如今別說邀功了,就是能不能活著走出去也是個難題,而齊瑾萱…卻是在這時候浪費她的眼淚和精力,只為了一匹馬?

  鄧啟全已經是玉門關十年了,這十年時間像是最漫長的時光放,將他的菱角和脾氣磨的一點都不剩。

  可是難道他就這樣放棄了嗎?

  當然不是,就是連做夢的時候鄧啟全都是夢到自己回京都之后的神情,繁華的街道,巍峨的建筑,還有美酒佳肴,令人心醉的美人們,最重要的是他的故鄉情…,曾經他覺得不過唾手可得的東西,現如今看來卻是這樣的難,變成了一種奢求。

  就在鄧啟全覺得自己還要耗費許多精力去勸說齊瑾萱的時候,她卻突然刀,入了馬的脖頸之中,一刀斃命。

  然后鄧啟全看著齊瑾萱把成裝水,現如今卻是空空如也的水袋在馬頸下面接住了濃稠的血,不過片刻地上一片猩紅,齊瑾萱見水袋裝忙,又把頭湊了過去,就這么喝著鮮血,不過一會兒似乎喝,回頭對著發呆的鄧啟全喊道“過來喝血。”

  鄧啟全一動不動,齊瑾萱擦著眼淚和血混合在一起的體,說道“你不想渴死,就快點過來喝!”

  “噢噢噢。”鄧啟全反應過來,趕忙湊了過去,馬血并不好喝,腥臭的味道直沖口腔,可是他知道想要活下去就要喝掉它!他強忍著惡心,等著把目光從齊瑾萱紅紅的眼圈移到地面之后,看到了地面上猩紅一片,那么的刺眼。

  真是十分打臉的事情,剛才鄧啟全還覺得齊瑾萱矯情,嬌柔,現在再看她卻是多了幾分愧疚,這個女人真是特別,他想。

  分了馬,卻是沒有柴火烘烤,兩個人吃的不過是猩紅的血

  齊瑾萱做完了一切,在地上挖了個坑,把馬的骸骨放了進去,埋上,最后把臉貼在那鼓起的新墳包上,靜靜的,半天都沒有說話,可是這會兒鄧啟全卻是什么話也不說了,他看到她眼中強忍的淚水和剛才干凈利落的動作是這樣的不同。

  現在,還剩下鄧啟全的一匹馬,只不過這匹馬現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別說托著兩個人了,就是托著鄧啟全一個人成了問題。

  兩個人昨天夜里從敦薨山一直追了出來,后半夜入了沙漠,當時不過以為很快就把塔塔族的首領坤丁抓住,誰知道…,那個坤丁就好像是一條魚進入了水里一般,等著到了沙漠之后就很快消失不見了。

  而兩個人卻是被困在了這里,生死不知。

  一男一女,還有一匹馬艱難的在沙漠上走著,兩個人按照太陽的方向確定的方位,雖然不知道到底有多遠,但是他們住的地方在東邊,朝著東邊走,只要能堅持,總會回去的不是?

  夜幕很快就降臨了。

  沙漠的夜要比白天還要寒冷,兩個人提前挖了個深坑,躺在里面準備熬過這個艱難的夜晚。

  雖然環境十分的惡劣,可是鄧啟全因為太過疲憊,不過一會兒就靠在墻壁睡了過去,夜半他被凍醒,眼睛…四周空氣冷冽,風聲呼呼,要不是用馬皮擋住了一部分,還不知道會不會被沙漠掩埋,鄧啟全轉過頭,看到馬的另一邊窩著一個身影,那是齊瑾萱,一個讓他感覺十分驚奇的人。

  因為有馬靠著,倒也不是太冷,鄧啟全天龍,想著要是有清泉該多好?最后還是無奈的打開了水袋,喝了一口濃烈的猩紅的馬血,水早就在昨天就喝光了。

  靜靜的月光照在這一片的沙漠上,一望無際的看不到頭,四周死一般的安靜,讓人有種說不來的孤寂感,鄧啟全忽然就覺得有些害怕,他起身走到了齊瑾萱的身旁,看到她紅一片的臉。

  不好!她發燒了!鄧啟全馬上就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醒醒。”鄧啟全拍打著齊瑾萱的臉。

  “我…”齊瑾萱痛苦的睜開了眼睛“我怎么了?”

  “你發燒了,估計是著涼了…,為什么沒有靠著馬睡?”鄧啟全有些生氣的說道“女人就是添!”

  齊瑾萱目光帶著幾分傷痛,說道“對不住了,你的馬讓我想起了踏雪。”踏雪就是齊瑾萱的坐騎。“我一靠著馬,心里就難受。”

  鄧啟全想罵她,你傻瓜嗎?可是想著白天的場景又說不來了。

  “看看能不能捂汗。”鄧啟全想了半天也找不到什么辦法,沒有藥,沒有水,更沒有吃的,現如今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他把齊瑾萱抱在懷里,用自己的衣服裹住了她的身子,一面是馬背,一邊是他,把齊瑾萱夾在兩頭。

  兩個人的身上的味道并不好聞,汗味,血腥味,混在一起令人覺得十分的難聞,可是這會兒,誰都沒空去想這些,畢竟活著更為重要不是?

  齊瑾萱昏昏沉沉的,到了凌晨時分,終于覺得好了些,她看著鄧啟全眼中不血絲,卻是堅持沒有睡覺盯著自己,心里頗有些感觸,說道“我記得,你很討厭我。”言外之意就是為什么還要照顧我。

  鄧啟全臉上帶出幾分驕傲來“我答應過伍泉,要照顧好你。”

  齊瑾萱默然,最后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和他并無關系。”

  鄧啟全笑,帶著幾分譏諷“只可惜這只是你一個人想法,伍泉為了你身敗名裂,失去了一個男人的所有,到如今還沒有成親不過在等著你而已,三十多的人了,連個孩子都沒有。”鄧啟全的語氣里都是濃濃的不,他就是討厭這個讓自己兄弟毀掉前程的女人,簡直就是紅顏禍水!

  齊瑾萱并么有說話,又重新閉上了眼睛,鄧啟全還等著齊瑾萱辨明幾句,可現實是,齊瑾萱情要比伍泉還要內斂,如果她覺得是沒有必要的事情,就是你跳著腳刺她,她也不會在開口。

  顯然,在對伍泉的事上,齊瑾萱覺得沒有爭辯的必要。

  鄧啟全氣的牙疼,真想把懷里的人丟在地上讓她自生自滅,不過最后還是理智戰勝了他的意愿,還是只能這么老老實實的抱著她。

  之后兩個人一直都沒有說話,鄧啟全終于忍不住打盹兒,忽然間他感覺到有人碰了碰他,他趕忙睜開了眼睛,結果眼前的這一切驚的他話都說不出來了。

  齊瑾萱低了聲音“是狼群,看來我們選對方向了,這附近有綠地。”狼群就算是出沒在沙漠里,那也不會離綠地太遠,始終圍繞著綠地四周轉悠。

  鄧啟全的目光馬上就變的凝重了起來,說道“你呆在這里,拿好刀。”雖然心里很想把礙事的齊瑾萱丟在這個地方自己逃命,但是他答應過伍泉,會照顧好她。

  不管別人怎么看他們,兩個人心里都是把對方當做一輩子的兄弟。

  齊瑾萱沒有說話,眼神有點詫異,似乎在說,你不打算自己跑路?得剛剛還語氣壯烈的鄧啟全差點沒氣吐血了,口而出說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這樣的小人?”

  月亮彎彎掛在一角,顏色變的很淺很淺,天邊出魚肚白,鄧啟全看到齊瑾萱出一抹淺淺的笑容,眼眸溫柔,頓時有種千樹萬樹梨花開美麗…,他不由得愣住,狠狠的咽了下口水總結一般的說道“總之,你好好的呆著,這些狼群對我來說不過是小意思。”

  鄧啟全把齊瑾萱安置好,給她手里放了一把刀,就沖進了狼群里。

  外面圍著二十多頭狼,但是對于鄧啟全來說卻不是太的的難事,他和伍泉在京都也算是大內二絕,一個走輕巧路線,一個走的剛硬的路線,經常相輔相成。

  齊瑾萱看著鄧啟全猶如一只輕巧的燕子一般在群狼中游走,這般補一刀,那邊順手砍了頭,等著狼群圍繞他又一個燕子飛起,跳出那圈子來十分的靈巧,不過一會兒二十幾只狼就被殺的只剩下一只白色的頭狼。

  那狼看著鄧啟全目光恐懼,漸漸的后腿,鄧啟全卻是帶這弒殺的狠意一步步的近,等著鄧啟全一刀過去,那狼發出驚恐的叫聲,卻是如同最后的悲鳴一般十分的慘烈悠遠。

  鄧啟全皺了皺眉眉頭,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兒,卻還是收了刀回到了沙坑里,對著齊瑾萱得的笑,說道“怎么樣,爺身手不錯吧?”

  齊瑾萱卻是皺著眉頭,說道“你覺不覺得剛才狼叫有點問題?”

  “什么問題?”

  很快兩個人就知道是什么問題了…,鄧啟全把齊瑾萱放在馬背上,兩個人緩慢的而艱難的行走,結果不過離那沙坑不到三里地就被更多的狼群包圍了,馬嚇的打顫,在狼群的叫聲中,拋下齊瑾萱就跑了起來,結果還沒出狼群就被一群饑餓的狼撲倒在地,成了一團白骨。

  鄧啟全面色冷峻的從沙塵里把齊瑾萱撈了出來,兩個人背對背的站在一起,齊瑾萱說道“最后一次機會,按照你的輕功完全可以丟下我活著出去,這附近就是綠地,說不定,坤丁就藏在這里也說不準?那么你就可以以此功勛回到京都了,想必陛下也不過是在等個合適的機會想要你回去而已。”

  鄧啟全不得不承認齊瑾萱說的該死的對!該死的人!但是他卻不能這么做,說道“然后被伍泉揍死嗎?”

  “看來我應該謝謝伍泉,不然,我早就死了。”齊瑾萱說道。

  這話的鄧啟全臉色有些微紅,他知道齊瑾萱這話里暗藏的意思,那就是如果不是伍泉,你剛才就把我丟下跑掉了不是?所以能活到現在就是沾了伍泉的光而已。

  不過很快,兩個人就沒空說話了,狼群嘶吼一聲就撲了過來,齊瑾萱這幾年一直都沒有放棄習武,她的劍法是齊家的功夫,很是出名,劍法干凈利落,靈巧而又實用,雖然因為風寒身子有些不濟,但是心堅強的她卻全部都忍了下來。

  兩個人漸漸被沖擊的狼群分開,齊瑾萱汗如雨下,鄧啟全也有些體力不支,太陽漸漸升到了半空中,炙熱的天氣里,水是一個最大的問題。

  一只灰色的大狼在鄧啟全周圍走動,一雙冰冷的時刻的注視著他,似乎在正在等待一個契機一般,忽然間鄧啟全失手被一頭狼咬住了胳膊,那一只等待的狼就像是終于找到了機會,高高的躍起,張開鋒利的牙齒毫不猶豫的朝著鄧啟全的脖子而去,鄧啟全察覺,但是被胳膊被咬,實在是有些躲閃不及,最后雖然強行避開,但是也被那頭狼咬住了肩膀。

  一股劇痛襲來,鄧啟全疼的眼神模糊,心里卻忍不住想著,是不是就要死在這里了?他筋疲力盡的就要倒下去。

  后面的事情就像是一場夢,即使是他覺得或許是當時失血過多而導致的視線模糊的原因?總歸在所有的事情,似乎就是這一刻改變的。

  對齊瑾萱的情意,或者是那種埋入骨髓的愛戀。

  他從來不知道一個女人,是這樣的…英姿颯,她當時離他不過十步遠,卻是舉步艱難的走了沖了過來,后面有狼咬著她的胳膊,大腿,但是她卻像是沒有感受到一般,揮舞著長劍,干凈利落的割下擋住她去路的灰狼,朝著他而來。

  狼血灑出來,的齊瑾萱的臉上都是紅色,但是她的眼眸清亮,如同寶石一般,熠熠生輝十分的漂亮。

  沾鮮血的群被飛揚,像是一朵盛開的染血桃花,奪目,令人移不開視線。

  那個畫面定格在他的心里,烙印進去,一輩子也無法忘記。

  突然間他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嘶吼一聲,重新舉起劍奮力廝殺,那一天上午,他們殺了一百多頭狼。

  然后發現了綠地,找到了坤丁的藏身地,立了奇功。

  齊瑾萱終于被赦免的罪責,齊家人把她接了過去,鄧啟全和幫忙圍剿的伍泉也被重新啟用,兩個人官運再次恒通了起來。

  其實鄧啟全和伍泉都明白,皇帝是個重情義的人,只要兩個人努力表現出誠意來,這未來的前途自然不是問題。

  再后來齊父把齊瑾萱嫁給了自己的一個部下,那天晚上,鄧啟全和伍泉喝得酩酊大醉,抱在一起痛哭,他們兩個實在是不明白,為什么齊瑾萱就不能在兩個人之間選一個。

  即使那個人選時伍泉,鄧啟全也覺得不會這么難過。

  不過或許是上天垂青,齊瑾萱的丈夫不過幾年就病死了,隨后齊瑾萱就嫁給了他,第二年他們就有了個可愛的兒子。

  他成親那天,伍泉喝的酩酊大醉,眼睛里都是痛苦的血絲,他抱著鄧啟全不斷的說道“你要對她好,對她好,我對不住她。”隨即用顫抖的語調說“聽說陛下要讓去閩光駐軍?你要記得愛惜這條命,不然瑾萱就是我的了。”

  鄧啟全有幾分不忍,但是更多的是…媽了個蛋,這特么是我的婚禮,你能不能不要這樣,好像我明天就會變成短命鬼一般的。

  婚禮當天,新郎官和伍泉就抱在一起打了起來,成為后來的一個笑話。

  ***

  很多年之后,鄧啟全成了鎮守一方的封疆大吏,這一年回京述職,正好趕上曾經在玉門關的舊部下探望,幾個糙男人湊在一起,喝酒吃飯,無非就是吹吹牛,席間,有人問到“大人,我聽人說,大人有個外號叫啟管嚴,就是管嚴諧音,說您畏如虎,十分的可憐,是不是真的?”

  是個男人聽到這種話都會受不了,鄧啟全又多喝了幾杯,聽了這話,一口血氣涌了上來,狠狠拍了拍桌子喊道“說的什么話?我一個堂堂七尺男兒會怕老婆?笑話!”

  “那我聽他們說,你晚上不敢在外留宿,就是當年名劉素素想要拿了十萬兩銀子委身于大人,大人都給回絕了。”

  “不敢留宿?我今天就留宿給你們看看。”

  第二天,上三竿,鄧啟全醒來之后頭,軟綿綿的說道“娘子,我頭疼,你幫我…”

  身旁傳來一個嬌笑的女聲“大人,奴家為大人分憂可好?”

  鄧啟全打了一個靈,趕忙瞪大了眼睛,他看了看眼前淺笑倩兮的女子,又看了看四周的布景,最后開始查看自己的裝束,等著看到自己衣衫完好,這才松了一口氣,眼眸一瞪,頓時冷峻異常,說道“你是誰?怎么會在這里?”

  女子早就聽聞這個鄧大人是皇帝的心腹,早年被貶,但是后來抓住了塔塔族的首領坤丁立了大功,又重新被啟用,等著近些年來更是成了一品大員。

  她還記得老鴇對她說的話,伺候好了這位大爺,你就只等著吃香喝辣的吧,可是他這眼神看著怎么這么嚇人?

  “這是綺麗院,奴家思。”

  “我管你叫什么,我為什么在這里?昨天夜里可是…”鄧啟全心里拔涼拔涼的,就像是被冷水澆了一桶一樣,十分的恐懼…,是的,他知道齊瑾萱眼睛里容下不沙子,不然當初她為什么沒有回頭選伍泉而是選了自己?

  思見鄧啟全身戾氣,下一刻就會把她吃了一般的嚇人,趕忙低頭說道“昨夜大人醉的厲害,并沒有碰過奴家。”

  就好像死刑犯突然得到了赦免一樣,鄧啟全終于松了一口氣。

  等著從綺麗院出來,鄧啟全就直接回了家中。

  雖然不經常住在京都,但是也在這里買了個小院子,平時留著下人看管,進京的時候就住進來。

  院子里靜悄悄的,一點聲音都沒有,鄧啟全卻是覺得手腳僵硬,連走路都不知道了,他站在廊下半天,最后還是沒有勇氣進去,蹲在了墻角里。

  一個叱咤風云,在朝中翻云覆雨的一品大員,這會兒卻是蹲在墻角里像一個錯事情的孩子,十分的無辜可憐。

  不過一會兒,一個七八歲的男童走了過來,他看了眼鄧啟全出幾分詫異的表情,不過很快他就出了然的神色,湊到跟前也跟著蹲了起來。

  “爹,你又錯事兒了?”

  鄧啟全瞪了眼兒子,臉色微紅“你這是對爹說話的語氣?”

  小男孩很認真的道歉“爹,兒子語氣不好,不過…,你這次是又惹了什么禍?”小男孩一板一眼,面色沉穩的樣子和內斂的齊瑾萱十分的相似,就是太像了!

  “要不,我去給娘說情?”

  “不用你去,我也沒有做錯事兒,就是頭暈,想蹲一會兒。”鄧啟全恨不得撞墻,這日子還能不能好好過了?怎么這個兒子別人家的兒子那么不一樣?這時候不應該害怕的哭哭啼啼的,然后說,爹你是不是不舒服啊什么的…,而不是像他兒子這般少年老成,媽了個蛋,要不是他確定這是他的種,都懷疑是伍泉兒子…,專門來氣他的,誰叫他從伍泉手里把齊瑾萱搶來了?

  “哦。”男孩站了起來,隨即說道“爹,你知道嗎,娘昨天入宮去看皇后娘娘,然后被娘娘留在宮里了。”小男孩的目光里帶幾分閃亮的光芒。

  “你不早說!”鄧啟全興奮的跳了起來,昨天入宮沒回來,就是說不知道他夜不歸宿了!“哈哈哈…”鄧啟全笑了起來。

  小男孩也跟著笑了起來,說道“爹你可真笨。”

  “你這臭小子,過來!”

  “你不是想打我?我過去才是傻瓜。”

  “你這熊孩子!”

  很快院子里就響起了孩子和年男子的笑聲,悠遠而清脆。

  (大結局)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寵妃難為   下一章 ( 沒有了 )
帝凰之神醫棄狼少請溫柔縱寵一代梟妃錦宮:腹黑王面癱太子俏萌大明武夫帝國崛起大官人大明官絕世相師蛇吻狂妃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碧云天最新創作的免費架空小說《寵妃難為》第162章 熊孩子-大結及寵妃難為最新章節第162章 熊孩子-大結局在線閱讀,《寵妃難為(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寵妃難為的免費架空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www.foocix.live)
5分赛车开奖走势图 pk10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河北快3跨度走势图带连 环球国际娱乐真人 ag街头烈战预测 基金十一怎么赚钱 彩票 福建彩票快三开奖给 黑龙江十一选五 什么是隔一投注法 北京快乐8单双心得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软件 大乐透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