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絮藏金玉》喬遷有理大結局及《敗絮藏金玉》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仙小說網
八仙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仙小說網 > 架空小說 > 敗絮藏金玉  作者:酥油餅 書號:47613  時間:2019/1/9  字數:7300 
上一章   喬遷有理(大結局)    下一章 ( 沒有了 )
  薛明玨被三令五申,要裝深沉,裝啞巴,裝冷漠。遇事不懂點頭即可,能不開口就不開口,非要開口盡量少說。

  這樣一路教育到侯府門口,兩個西席還不放心,想跟在旁邊指點,但被宗無言三言兩語拐到別處去了。

  薛明玨一個人被帶到薛靈璧跟前。

  薛靈璧看著他一身琳瑯目的打扮,眉頭微皺“把身上的東西除了。”

  薛明玨怔怔地看著他。

  “男孩子身上帶一把匕首即可。”薛靈璧道“亦或是,你需要珠寶玉器來彰顯身份?”

  薛明玨對他的話似懂非懂,不過手倒是乖乖動起來。

  薛靈璧轉身去里屋叫馮古道。等他好不容易將馮古道連人帶輪椅推出來時,才發現薛明玨正光著股,地站在屋前。

  “…”馮古道摸了摸鼻子,對無語的薛靈璧道:“侯爺檢驗得真是仔細。”

  薛靈璧深了口氣,走到身體微微打顫的薛明玨身前,低聲道:“把衣服穿起來。”

  薛明玨眨了眨眼睛,又一聲不吭地開始穿衣服。

  他動作倒是利落,不像有些貴胄子弟,離了丫鬟就連咀嚼食物都成問題。

  等他穿好,薛靈璧道:“你知道過繼之事么?”

  薛明玨努力地抬起頭。

  薛靈璧的個頭比他爹他叔叔都高,光照耀在那身白衣上,微微發亮,說不出威嚴。他心頭一顫,言行舉止倍加小心起來,半天才點點頭。

  馮古道見薛靈璧眉頭緊鎖,忍不住笑道:“神童?”

  薛靈璧冷哼道:“就知道皇后家的沒一句實話。”

  “我覺得有半句是真的。”

  “什么?”

  “他或許不神,但絕對是童,而且看上去還是個相當憨厚的幼童。”馮古道沖薛明玨招了招手。

  薛明玨猶豫了下,依然看著薛靈璧。

  薛靈璧微微頷首,他才顛地走過去。

  馮古道伸手摸他的骨骼,半晌才道:“雖然不是練武的奇才,但也不錯了。”

  薛靈璧挑眉道:“我從小就被稱為練武奇才。”言下之意,對這個硬來的兒子相當不。人笨一點憨一點也就罷了,竟連骨骼都沒長好。長大后該不會像衛漾那樣吧?

  他一想到這點,頭就開始隱隱作痛。

  馮古道道:“我練武的資質也很普通。從小到大,袁傲策的武功就一直在我之上。”

  提到袁傲策,薛靈璧的瞳孔便瞬間點燃戰火。

  馮古道似是感應到他的心思,緩緩道:“不過以你現在的武功…”

  薛靈璧目光一凝。

  “應當可以和他打成平手。”馮古道嘴角揚起一絲淡淡的笑意。

  薛靈璧垂下眼瞼,半晌才道:“我該感激你這一個多越來的鞭策么?”

  馮古道拿著股底下的軟墊,慢地調整了下姿勢,道:“你已經恩將仇報了。”

  薛靈璧的手抓著輪椅的椅背,俯下身,對著他輕聲道:“我可以讓我們仇深似海。”

  馮古道干咳道:“薛明玨。”

  薛靈璧身體一僵。

  薛明玨愣愣地看著他們。

  馮古道微笑道:“想吃糖葫蘆嗎?”

  薛明玨眨了眨眼睛。

  他不知道糖葫蘆是什么,但又不敢問。因為臨走前,父親耳提面命說一定不能問為什么,只要不知道的就點頭。

  于是,他點頭。

  薛靈璧讓人在院子里擺上桌椅,又讓宗無言派人去買糖葫蘆。

  薛明玨頭一次見糖葫蘆,躊躇了半天也沒咬下口。

  馮古道便親自示范著吃起來。

  薛明玨這才跟著吃。

  “好吃嗎?”馮古道問。

  薛明玨放下咬了一半的糖葫蘆,兩只手緊張地放在身側,然后點了點頭。

  薛靈璧皺眉道:“他是不是啞巴?”從進門到現在都沒說過一句話。

  馮古道道:“你咯吱他一下。”

  薛靈璧:“…”馮古道對薛明玨道:“你知道過繼是什么意思嗎?”

  薛明玨低頭想了想,用極小的聲音答道:“認其他人做父親。”

  薛靈璧道:“不是其他人,是本侯。”

  薛明玨不敢再做聲。

  馮古道指著薛靈璧道:“從此以后,他就是你的父親。”

  薛靈璧微訝。他這么說,等同在心里認定了這個兒子。

  薛明玨不敢反駁。

  “至于我…”馮古道托腮沉了下道“你便叫我爹吧。”

  “爹?”薛明玨茫然地看著他。似乎不懂父親和爹的區別在何處。

  薛靈璧心中頗感不是滋味。明明是先介紹他的,為何到頭來他先喊的是爹?

  馮古道眉開眼笑道:“乖。”

  有了這段介紹,三人相處之倒比之前順利些。

  馮古道留薛明玨吃了頓晚飯,才將讓宗無言送他回去。

  薛靈璧道:“你既然喜歡他,為何不留他下來?”

  馮古道道:“薛家和皇后絕不會讓我們這么早就帶他走。現在留下來,到時候還要費舌。倒不如去云南之前將他一起捎上。那時就算薛家和皇后有所不,也回天乏術了。”

  薛靈璧好奇道:“你究竟看上他哪一點?竟想得這么周全?”

  “乎乎的。”馮古道摸著下巴道“望著他,我有想吃的沖動。”

  “…”有仆役說史太師造訪。

  薛靈璧與馮古道對視一眼。對他的造訪半點都不感到意外。

  皇帝派他去云南是大事,吏部兵部都有所牽扯,不可能不出風聲。史太師如今視薛靈璧為戰友,自然不會坐視不理。

  果然,史太師一上來就提及向皇上進言之事。

  薛靈璧立刻信誓旦旦地說,已經將凌王圖謀不軌之事一五一十地面呈皇上。皇上聽后十分震怒,所以派他去云南,一來收集罪證,一來掣肘廣西。

  以皇帝的城府,絕不會將他們之前的對話原原本本告訴史太師,所以這個謊言他編得很放心。

  史太師聽后的確未疑,只是再三囑咐薛靈璧一路順風,又說后若有何需要,盡可書信往來。

  薛靈璧自然是道謝不止。

  好不容易見他送走,馮古道感慨道:“可憐天下父母心。”

  若非為了替兒子報仇,史太師又怎么肯這樣低聲下氣。

  薛靈璧淡然道:“可惜,天下父母無數,他只是其中之一。”

  馮古道知道他是替其他受史耀光迫害之人的父母打抱不平“說起來,梁有志夫婦當不是投奔去了嚴將軍麾下?”

  薛靈璧點頭“他已是千夫長。”

  “不知他是否知道史耀光已死。”

  薛靈璧抱道:“若是不知,我不介意親自告訴他。”

  皇帝的圣旨很快下達。

  薛靈璧遠赴云南,任鎮遠大將軍。而原先的鎮遠大將軍則調回京城。

  京中早幾就已經有消息傳,但畢竟是私底下說說,如今流言稱為現實,卻讓不少人惶惑不安。頭一個不安的就是兵部尚書,因為嚴脩若是回京,能坐的官職不多,其中一個就是他的股下的那把尚書椅。

  另一個是皇后。她的消息比兵部尚書更可靠些,皇帝似乎鐵了心要修剪她的羽翼。

  但是這種惶惑和不安都是在暗地里的。表面上的京城很平靜,很喜慶。不少官員頻頻跑到雪衣侯府為他送行。

  要知道云南廣西這樣的地方都是兵權之上,雖然名義上的封疆大吏是總督,但實權卻是握在武將手中的。這點看凌王便可知。以薛靈璧這樣輕的年紀能夠手握一省兵權,可說是無上恩寵。說不定等他在云南磨練個幾年,皇帝還會召他回朝,到時候顧相、史太師等人均已老朽,朝中誰主,不言而喻。

  因此薛靈璧走的時候,送行的人幾乎從街頭排到街尾。只有顧相和史太師等人沒有派人來。

  薛靈璧和馮古道悠悠然地坐在馬車里,聽宗無言在外面應付。

  過了會兒,車門被打開,薛明玨小小的身影被進來。

  將一臉驚愕的薛明玨拉至身邊,馮古道摸著他的腦袋道:“從今以后,你便要隨爹和父親去云南了。”

  薛明玨眨了眨眼睛,半晌道:“不回家了?”

  “云南會有你的新家。”

  “那我爹和我娘呢?”

  馮古道沉默了下,緩緩道:“等以后,爹帶你回來見他們。”

  薛明玨小拳頭微微攥緊,眼淚開始在眼眶里打轉。

  薛靈璧幾不可見地皺了下眉“你若是不愿意,現在就可以下車。”

  薛明玨身體輕震。

  馬車忽然暗下來,不一會兒又亮堂了。顯然是過城門。

  馮古道見薛明玨一張小臉皺得像只包子,剛想開口,就聽薛明玨幽幽道:“我跟你們走。”他頓了頓,又輕聲道“我已經不是薛家的孩子了。我是雪衣侯的孩子。”

  他聲音柔柔軟軟的,聽的人莫名心酸。

  馮古道摸摸鼻子道:“你不必如此早下定論。”

  薛明玨抬起頭,迷茫地望著他。

  “你總有一天長大成人,到時候再說你想當誰的孩子也不遲。”馮古道笑得溫柔。

  薛明玨又轉頭去看薛靈璧。

  薛靈璧神情冰冷,隨手從茶幾上取了紙筆給他“留書。”

  薛明玨怔怔地接過,半晌才道:“可是馬車在搖晃。”

  薛靈璧道:“你可以搖晃著身子寫。”

  薛明玨:“…”“這是你的第一道功課。”

  馮古道:“…”這世上,有種人天生就是嚴父。

  車行到一半,宗無言探進頭來道:“侯爺。阿六已經在回京的路上,大約三天就能到。”

  之前薛靈璧與馮古道去睥睨山成親,曾命阿六帶人去山上觀禮。奈何腳程慢了一步,他到時,薛靈璧和馮古道已經離開,等待他的是正閑得發慌的紀無敵。被強拉著做了許多莫名其妙的事后,阿六才找到機會逃下山來。

  薛靈璧沉道:“京城總要留個人看守。”

  宗無言眼睛不動聲地瞟了馮古道一眼。

  馮古道悠然地摸著正躺在他膝蓋上睡覺的薛明玨。

  “你讓他回京城的侯府。”薛靈璧打定主意。

  宗無言領命而去。

  薛靈璧見馮古道看他,解釋道:“在云南根基未穩之前,還需留意京中動向。”

  言下之意是等云南根基扎穩,就可以和京城一刀兩斷。

  “皇上大概會很頭疼。”出了一個凌王也就罷了,到底是自己的親伯父,又有軍功在身。但薛靈璧…怕是皇帝一定會將他恨之入骨。

  薛靈璧道:“我要的,只是一方與家人安居樂業的凈土。”

  馮古道望了眼薛明玨,含笑道:“爹會很高興。”

  薛靈璧突然靠過去,輕觸他的角。

  “有孩子在。”

  話音剛落,薛靈璧就拎起薛明玨的領子,迅速打開門丟給宗無言,然后斜躺回原先的姿勢,仿佛剛才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馮古道:“…”薛靈璧扶著他的肩膀,慢慢地啃咬那兩片半啟的瓣。

  馮古道相當配合地回應著。

  隨著舌頭的深入,兩人的身體漸漸火熱。

  馮古道突然一用力,將薛靈璧撲在下方。

  薛靈璧挑眉。

  “我傷勢未愈。”馮古道低聲道,睫難掩眼中燃起的|火。

  “讓我檢查檢查。”薛靈璧猛然一用力,雙方位置頓時顛倒過來。不過他的手是墊在馮古道股下面的。

  馮古道很快就感到那只手不安分地起來。

  “你…”“古道。”薛靈璧輕啃他的脖子,另一只手靈活地探入他的衣襟。

  馮古道身體一陣燥熱,卻仍咬牙笑道:“你不會以為我每次都讓你吧?”

  薛靈璧的嘴巴跟著手掌一起進入衣襟,舌頭靈活地挑逗著他,根本連話都懶得說。

  “該死。”馮古道低咒一聲,終于出手…

  薛明玨心驚膽戰地看著搖來晃去的馬車,兩只眼睛瞪得滾圓,身體不自地朝宗無言的懷里縮去。

  宗無言拍了拍他的肩膀“沒事的。”

  “他們是在…”

  “練功。”宗無言平靜地回答。

  “…可是馬車很小。”

  宗無言道:“嗯。只有高手才能這樣練功。”

  …

  薛明玨在六歲那年,又學到了一個知識:原來能在車廂里練功的才是高手。

  嚴脩回京之后,堅辭兵部尚書之職,一意告老還鄉。皇帝幾勸無效,終于恩準。

  薛靈璧在嚴脩舊部和梁有志等人的輔助之下,漸漸在云南站穩腳跟,頭兩年還回京述職,至第三年起,便與凌王一樣,以種種借口不再進京。

  皇帝幡然醒悟,但為時已晚,云南已同廣西一般離他的掌控。而薛靈璧更與凌王連成一線。

  皇帝震怒之余,卻更加無可奈何。

  云南廣西兩省兵力占據整座江山的三分之一。而薛靈璧身邊還有魔教、輝煌門等眾多高手。若他貿貿然清剿,且不說成功的希望有幾分,即便是成功,只怕也要元氣大傷,讓虎視眈眈的鄰國有機可趁。

  但這口氣讓他骨鯁在喉,不吐不快。而皇后又是薛靈璧的堂姐,這層血緣無疑讓帝后原本如履薄冰的關系更加雪上加霜。若非薛家深蒂固,在朝在野勢力龐大,他早就廢后抄家了。

  反之,薛家對薛靈璧倒沒什么惡感。他們覺得薛靈璧走了一步好棋。如此一來,即便薛家以后失勢,總還有個去處。莫忘記,薛靈璧的長子也是唯一的兒子是他們的親骨血。想到這點,薛家私下對云南更是頻頻施以援手。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且說紀無敵知道薛靈璧有了兒子之后,身邊一干人等統統遭殃。

  “阿左。”

  紀無敵的腦袋慢慢從窗戶下面升上來。

  左斯文書案抬頭,面不改道:“門主,今天的書背完了嗎?”

  紀無敵撅嘴道:“沒心情。”

  “門主你幾時有心情過?”左斯文對他耍賴的行徑顯然已經做到波瀾不驚的地步。

  紀無敵猛地往前一趴道:“阿左給我領養個孩子,我就天天有心情了。”

  “天天有心情養孩子?”

  “阿左。”紀無敵郁悶地捧著臉,兩條眉毛扭成麻花狀“你看,馮古道都有孩子了。”

  左斯文道:“此事需要從長計議。”

  “你計議了一年。”紀無敵幽怨道“要是早看中的話,現在娃娃都會叫爹了。”

  左斯文道:“袁先生呢?”

  “他去找阿夏準備馬車。”

  “門主要出遠門?”左斯文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不那么開心。

  “我要去云南。”紀無敵直起身子道。

  “可是門主才剛從那里回來…”左斯文無奈道。

  紀無敵眨巴著眼睛望著他道:“阿左,給我領養個孩子吧。”

  “…門主一路順風。”

  “還不走?”袁傲策的聲音在墻外響起。

  紀無敵蹦蹦跳跳著走了。

  再讓魔教一成利吧。左斯文望著他的背影默默地盤算著。

  實在欠他們良多。

  馮古道嘴斷斷續續地吐出細碎的呻

  汗水將發絲緊緊地黏在脖子上,隨著他的膛上下起伏著。

  “等等。”他突然按住正在動的薛靈璧。

  薛靈璧低下頭,輕輕地舐著他的耳垂“怎么了?”

  馮古道了口氣道:“我有不好的預感。”

  “嗯。”薛靈璧敷衍地應著,順著他的耳垂一路往下。

  “每次紀無敵來時,我才會有的預感。”馮古道緩緩道。

  薛靈璧啃了口他的肩膀,眼角微挑,襯著額頭紅痣,說不出的嫵媚和惑“這個時候…只許想我。”

  他說著,手猛然拉下幃,遮住外的青光。

  清風從窗外吹進來,涼爽犀利,卻吹不散屋里那盎然的意。

  屋外。

  薛明玨望著半敞開的窗戶道:“最近父親和爹練功練得很勤快。”

  “…”宗無言道“到讀書時間了。”

  薛明玨道:“我什么時候能觀摩父親和爹練功的情景?”

  “…”宗無言道“等你成為他們一樣的高手時。”

  薛明玨想了想道:“我不讀書了,我要去練功。”

  “…”宗無言側身“這邊請。”

  那一年,薛明玨立下一個偉大的志向:一定要成為與父親、爹一樣的高手,以便觀摩他們練功的情景。

  至于究竟有沒有成功…那將是很多很多年之后才知曉的事了。

  總之,現在的云南侯府,大人練功很和諧,小孩練功很勤奮,總管管家很艱難…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大家一路支持。《敗絮藏金玉》沒有番外,到此就正式完結啦。撒花!\(^o^)/~(全書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敗絮藏金玉   下一章 ( 沒有了 )
異界之誤惹妖妻子太忙不是美人不爭帝王秦姝的東宮生誰動了朕的娘庶妃專寵記溺寵嬌寶貝嫡女小妾夜寵為妃四少的寵妻懶妃傾城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酥油餅最新創作的免費架空小說《敗絮藏金玉》喬遷有理-大結局及敗絮藏金玉最新章節喬遷有理-大結局在線閱讀,《敗絮藏金玉(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敗絮藏金玉的免費架空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www.foocix.live)
5分赛车开奖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预测网 重庆时时计划5码计划 宁夏11选5撒时开奖 棒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有什么手游好玩又赚钱 14场胜负 棋牌九线拉王技巧 92棋牌游戏大厅安卓版 吉林快3赌大小预测图 河北十一选五破解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极速赛车人工计划